“师兄,大家也就是好奇,要不我去澄清一下。”顾珲非常内疚,感觉自己好像始作俑者,要是今早不跟宁可可说那些,师兄怎么可能这样被议论。

        贺汀淡淡睨他,将手机放在桌面上,嗓音低低:“不用,早点下班。”

        说完转身离开,顾珲细心瞧见他一晃而过的唇角带......

本章未完,完整章节请扫码阅读

完整章节内容仅支持手机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