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吗?可以的。”宁华裳说着,双臂干脆利落的一把勒住盛未曦的腰。

    盛未曦感觉腰上一紧,无奈地叹了一声,一磕马肚,跑将起来。

    奔出马棚时,宁华裳看到追她的仨人避在棚口处,都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宁华裳毕竟脸皮薄,也知道自己硬闯他们的领地不对,所以很怕看见他们,便把两眼一闭,掩耳盗铃起来。

    可跑着跑着,她就觉得很不对劲。骑个马有这么颠的吗?她感觉她就要被颠下马来了。

    她赶紧睁开眼睛来看,目力所及,那斜前方貌似架着一个栏,而她骑的这匹马,正马不停蹄地往那个栏跑去。

    妈妈耶,他们这是要过障碍吗?就三百块钱,用不着玩得这么刺激吧?

    宁华裳被颠的、被吓的,魂儿飞了出去,魄儿也散了一地。她不由惊天动地地尖叫起来。

    “妈呀,救命啊!我要掉下来啦!师,师傅,别跨栏,从旁边……啊!”

    她的尖叫话语尚未尖叫完,盛未曦就带着她骑马一跃。

    这一跃,宁华裳感觉她整个人都腾空了,几乎被甩在半空中飘荡了一把。

    这阵仗,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啊,当即吓得脸色惨白,嘶声嚎叫。

    曾经她在游乐园玩过一次“极速风车”,差点没“死”在上面。事后,她发誓,她终生都不会再玩类似的刺激项目。

    但今日,她特么骑了一匹怎样的马儿呀?!疯狂、惊险、刺激的程度完全不亚于极速风车带给她的极限体验咯。

    马蹄声嘚巴嘚,她的身体就颠巴颠。

    这么着,她的不安全感速度上升到,她觉得她的心脏随时都可能“跌停”。

    可马儿仍旧飞快地跑着。

    然而他们的马跑得再快,仍旧落后于沈卓跑过的一个障碍。

    这沈卓,不愧是这片马场跑障碍赛的榜单第一名,确实有两把刷子。

    不过,沈卓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根本不屑于挂榜单的盛未曦。

    但今天的盛未曦,有累赘。

    而且,耳畔又不断地传来“啊!啊……”的刺耳声响,震得他相当烦躁。

    盛未曦侧脸向后吼了一句:“闭嘴啊!”

    宁华裳被颠得已经完全不能自已了,使出浑身的力气死死地抱住盛未曦,却还是觉得自己抱不住他。

    “啊!我要掉下来啦,啦!你……你能,不能骑慢点啊,啊……”

    宁华裳在马上被颠的,都颠出了高分贝的颤音了。

    盛未曦只觉得一阵麻烦,向身后又吼道:“你再叫一句,我就把你扔下去!”

    宁华裳刚到嘴的“啊”字,在半路上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听了他的话,很相信他会干得出来。所以,就算她很不适,也努力的发狠地给憋着。

    算了,要被颠下马,就被颠下马吧。重伤,致残,致死,都随它去吧。不管怎么说,她宁华裳这辈子,也算是死得很不一般了。

    盛未曦虽然吼了宁华裳,却也很担心她没有抱住他而摔下马去。毕竟她没有戴头盔,毕竟她还是个女生,无论如何,他也不希望她有事。

    见身后没了声响,他腾出一只手握了握她十指紧扣在他腰间的手,向身后安慰说:“你不要怕,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掉下马的。”

    顿了顿,说:“抱紧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