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轻颜其实是觉得自己的这种怀疑根本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他在这个事情上面,肯定也是没有更多的问题。

    对方确实就是一个陌生人,虽然说看起来让人比较的正气,但是这年头的正气和虚伪真的又有谁能够判断的到呢?

    所以说在这个事情上面,他一直都让自己保持着这个很怀疑的态度,而保持着这个距离感,但是在这一刻,他听到对方哈哈大笑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他觉得他是没有错的,但对方还显示有些嘲笑他这样的谨慎。

    洛轻颜对白发老者显然是生不了气出来的,他觉得这样的一个老者,虽然说从今天来的时候对她来说的话是非常的冒昧,而且也很没有礼貌的那一种感觉,但是却从心里面自己没来由的觉得这样的一个老者就很跟他很多的亲切感,就好像是自己的身边的老爷爷一样。

    洛轻颜于是,在这边听到自己被嘲笑以后忍不住像一个小女生一样的,整个人为自己辩解。

    “我,我就是想问得清楚一点,你干嘛嘲笑我?而且你在这边根本就是觉得有些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的这些怀疑对于我们整个事情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些事情。所以说,你对我根本就不能够有任何的嘲笑,如果说你在这个样子的话,我可以请你们出去呢,我的时间非常的宝贵,而且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准备,因为我决定要出一趟远门,而你们现在还在这边站着的话,对我是一种阻拦,而且也是对我的一个不尊重的行为,所以说,如果你们有什么想要去知道的,而且如果说你们也有想要去理解的的话,我觉得我们不妨把话说清楚,如果你们再在这边支支吾吾的不说清楚的话,我觉得都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洛轻颜在这个事情上面,确实觉得今天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处于下方了?而且则是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对方两个人只是两个莫名其妙的侵入者,但是这个对话怎么会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自己会成为一个弱者群体呢?

    他在这边还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而且也有些为自己而委屈。

    白发老者听到对面的这个三小姐像一个小女生一样为自己辩解的时候,整个语调里面都充满着无尽的委屈。

    他也不忍心在在这边去世的三小姐究竟是有没有信心?或者说有没有那个能力和他一起去寻找这个最重要的东西呢?因为就从刚才的这一系列对方对于他的那一个态度来说的话,其实他已经认定的对方是可以和他一起去并肩作战的这样的一个事实。

    白发老者虽然说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而更多的他其实是在观察在帘子里面的三小姐。

    因为他错过帘子里面能够看到他的一些动作行为,也能看到他的一些表情都能够看出来对方是一个很纯真而善良的一个小姑娘居然说从这里看出来的话好像显得有些心狠手辣,而且从街上的那些传言来说的话,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很让人惧怕的这样的一个人。

    但是现在通过她自己的观察以后,他发现对方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觉得对方是可以和他一起去做这个事情的。

    白发老者于是决定在这边的时候再也不这么的躲躲藏藏的他决定把自己的来意说得清清楚楚才行。

    “洛轻颜,我在这边老实告诉你吧,你说我为什么过来找你,就是因为我确实是那天看到了你们的府邸里面有气流冒出,而这个强大的气流的话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而我叫我的徒弟青一来调查以后,发现这个气流出自于你的府邸,这一点让我非常的吃惊,因为我知道印象中的三小姐好像就是一个什么功力都不太会,而且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像是废柴一样的人物,很冒昧,我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