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诺堡。

    要调两千人来,到手却只有一点。这样雁过拔毛、拦腰斩一半的手段,让韩冈想起了那些向下分派赈济灾款的小吏。

    沈括克扣军粮倒也罢了,怎么克扣起人力来了?

    但禹臧家两万大军压境,也让韩冈能稍稍体谅沈括的压力。

    姚麟的急报就是从珂诺堡这边传递去前线。不过两万兵马,坐拥险地坚城的姚麟并不是镇压不住,但临洮堡城下的两万禹臧军之后的意义,却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要皱起眉头。

    禹臧家能出动的兵力是有限的,今次出现的两万兵马就算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亲附的其他蕃部人马,但对于禹臧家来说,也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之前禹臧花麻从来没有如此不顾后方过。禹臧家与兴庆府的微妙关系,熙河经略司早探听得明白。禹臧花麻能放心的倾巢而出,不用说,已经从梁氏兄妹那里得到了足够的保证。

    而且禹臧花麻和木征之间的联系也紧密得很,宋军的主力刚刚抵达河州城下,禹臧军就出现在洮水之滨。看起来在宋军的庞大压力下,禹臧家和吐蕃王家,兰州和兴庆府,其固有的矛盾已经趋于弥合。

    姚麟能不能守得住,韩冈不担心,就怕党项人再插一脚下来。

    韩冈收起掩在心头的忧虑,问着奉命前来的前广锐军指挥使,“刘源,伤势怎么样了?”

    刘源躬身行礼:“回机宜的话,小人的伤不碍事!”

    王舜臣与刘源前后脚进来,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韩冈身边,“俺肚皮差点都被破开照样吃喝跑跳,身上多一两个洞而已,屁大的事。”

    “罪囚不敢与都巡相提并论。”刘源半弓腰,声音生硬。

    王舜臣眼眉一跳,就要发作。韩冈轻咳了一声,冷淡的横了他一眼。让熙河都巡检干笑了两声,又安坐了下来。

    “禹臧家也是让人头疼。”韩冈屈指敲了敲桌子,“最怕党项人也来凑热闹,偏偏梁乙埋真的可能要出洞来了。”

    “……难道此前没有准备?”刘源轻声问着。

    韩冈摇了摇头,“准备和预案都有,只是不想用到而已。”

    至今为止,秦凤、泾原都没有总动员,派往熙河来的虽是精锐,但本路中的守备依然足以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战事。一旦真的遇上党项来袭,沈起、蔡挺都会下令出兵的。

    另外熙河路本身也只出动了不到八千的兵马,实际上在各个兵站、寨堡都有足够的守备兵员。且因为农事的原因,屯田的各保甲也没有全数征发。如果党项人当真来袭,熙河路本身也足以抵挡,甚至击败之。

    只是一旦与党项人开战,消耗的钱粮将是一个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天文数字。河湟开边并不是击败木征就结束的,接下来还有震慑蕃部、清理余党;修筑道路、寨堡;移民、屯田、市易等一系列的工作,若是没有后方的钱粮支持,所有的规划都要落空。至少要耽搁上一年的时间。

    “还是盼着王经略那里早日取胜为是。”韩冈真心企盼着。

    “迟个两天其实也不打紧啊,”王舜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等俺伤再养好些再说。”

    韩冈又瞪了王舜臣一眼,“这边也有些事要你来帮个忙。”他对凑近上来的王舜臣说道,“香子城这两日都有上报,说北方的山间发现了好几批吐蕃人的哨探,请求我这里多派人手过去以防万一。”

    “香子城?”王舜臣惊讶的问着,“怎么不是珂诺堡?!”

    “是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