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段多,还没有他所遇上的时代机遇。

    别傻了,这巍峨高山般的家产,多少人想争还没有机会呢。你只有一个对手,他妈妈还是我的手下败将。乖佑,听话,跟妈下楼。”

    王承佑叹口气,抬脚往楼梯口走。

    他妥协,不是因为被妈妈说服,而是因为他深知,不下楼妈妈就会一直磨他。

    为了速战速决,只好下楼。

    好在有一点他比较放心,经过这么多年的蛮横发展,没有他的允许,家里没人敢进他的房间。

    来到一楼起居室,看到爸爸跟王者风相谈甚欢的样子。

    王承佑掀了掀眼皮,花了0.1秒扫过王者风的脸。这家伙跟楼上某人真是同一品种呢,都藏着另一张脸。

    王者风笑得和煦又欢快,仿佛他从来就是个快乐的纯真少年。米芝飞快地与儿子对视一眼,好像在说,看人家,多上道!

    嗯,在爸爸面前,王者风确实是个上道的乖儿子。单只那坐得笔挺、端庄,充满大家风范的坐姿,就能让爸爸入眼一万年。

    虽然心里十分清楚怎样做才能投爸爸所好,王承佑却仍旧松松垮垮往沙发上一歪,自顾自从果盘里拿出一只小香梨,咔嚓咔嚓啃起来。

    米芝站在丈夫王宸背后,添茶倒水剥橘子,脸上笼着淡然的微笑,仿佛除了照顾丈夫,再无让她感兴趣的事情。

    对于王承佑的这种叛逆行为,王宸不置可否、视而不见:“承佑,听说寒假期间你们学校组织学生到纽约长岛实地考察民俗风情。”

    王承佑看一眼王者风。詹姆士确实有此提议。

    王承佑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爸爸根本不需要他接话。

    爸爸每次开口导向性极强,他接什么,都不影响爸爸导向既定的内容。既然说了也白说,索性不说。

    “你觉得这样怎么样?等你们学校的团体活动结束之后,你俩继续在纽约逗留一周。到时候我安排秘书带你们。

    吃吃brunch,逛逛中央公园冰雪节,Dances of Vice届时会在情人节之夜上演一场嘉年华。要是你们有兴致,可以安排你们参观纽约时装周。你们都是大男孩了,有必要多见见世面。”

    意味深长的哈哈哈。

    “爸爸,长岛我不想去。”王承佑不合时宜地开腔。

    “为什么?”

    王承佑耸耸肩,表示没兴趣。在老王的目光逼迫下,只好再补一句:“至少不必今年去。”

    “难道你还真想一本正经参加高考?不是跟你说过,已经联系好伦敦的学校了吗?”

    “我好像也说过我想在国内读大学。”

    “为什么?”

    “您是做国际贸易的大企业家,应该比我更清楚中国才是未来——”

    一直笑呵呵的老王,冷脸打断王承佑:“你觉得,我能接受你给我考的那些破烂大学吗?”

    “你觉得我能看上那些破烂大学吗?”王承佑算是家里唯一一个敢跟老王顶嘴的人了,“要考我就考中国前十的名校!”

    老王愠色一扫而光,露出喜色。

    米芝一直都很淡定。她就知道,儿子聪明能干眼光高,内核完全符合丈夫的要求。只是这疲塌的形象……不怕,她家有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