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风一脸冷峻地站在门外。

    每逢单周周末,王者风在臻园度过。王承佑没有忘记这一点。

    “你在干什么?”王者风站在门框外一步远,斜睨着王承佑。

    王承佑闪身到门外,将房门在身后关上。他两手抱在胸前,弯嘴一笑:“没干什么。”

    “我才没兴趣知道。你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是在一楼的爸爸让我上来问一声。”王者风将目光从王承佑身上移开,没有表情的脸上分明笼着嘲讽。

    王承佑不觉挠了挠头:是哦,地毯隔音,但地板却会传播震动。看来自己刚才是大意了。

    王者风无意多停留,说完该说的,转身就往楼下走。

    王承佑也转身。他手握把手,刚要推门进房,耳边传来王者风的声音:“怎么?不跟我解释,也不去跟爸爸解释吗?”

    王承佑大大咧咧一挥手:“就说我在写作业。”

    说罢,门一关,将自己关在房内。

    不放心,特意反锁一把。

    蹑手蹑脚进卧室,忽然发现落地窗窗帘未拉上,急忙去拉上。

    房间一下子暗下来。

    王承佑突然有点紧张,密闭的室内只有他和那名少女,黑暗仿佛给空气加了什么引发心跳的佐料。

    视觉被屏蔽,其他感觉就敏锐起来。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不同往日的香甜味,黑暗中似乎有更黑的曲线凸显出来。

    由着本能牵引,他慢步走向床边。

    按亮手机屏,掀开被角,用手机光照亮床上少女的面庞。熠熠生辉,宛若睡梦中的公主。

    王承佑的表情,在欣喜与忧郁之间切换。

    长得真好看。超市有售就好了!

    可为什么平时要像刺猬一样呢?

    还好他够机智,正的不行反着来;横的不行竖着来,总之,也就他这样名副其实的行动派,才能做到每天与她产生交集,发生点什么。

    想想自己那身每天刻意团成一团,用箱子压皱的校服,啊,自己对某人真是用心良苦。某人是否知道呢?

    行动派才抬起手,指尖还没有碰触到少女的脸庞,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

    这次的敲门声明显跟上次不同。节奏慢,声音小,生怕惊扰他似的。

    打开门,果然是妈妈。

    “乖佑,下来一趟。”

    “我在学习。”

    “骗谁呢,灯都没开。”

    “我……在想思维导图。”

    “好啦好啦,乖佑,快下来,难得你爸爸今天兴致高。”

    王承佑站着不动。

    美美嗒的米芝眼角勾着笑,好脾气地看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帅气儿子。僵持了一分钟,见儿子不为所动,便低声下气道:“你不能输给他。”

    王承佑眉毛皱了皱。又来了,女人就是有扩大战火的本领。

    “你赢就行了。”王承佑的语气跟脸色一样显出不耐烦。

    “那不同。你得亲自赢,才能接下江山。”

    “妈,你总不信我,凭我自己也能——”

    米芝及时封住儿子的口:“停。你既没有比你爸爸更聪明,又比不上他心狠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