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承佑竖起食指,示意莫颜噤声。他牵着莫颜,熟门熟路从后走廊入室内,沿楼梯上了二楼。

    一条黑背白脚的边牧呼哧呼哧冲过来,王承佑打了个手势,边牧在两步开外刹住脚,老老实实蹲在了原地,安静地看着神情凄惶的女孩从面前经过。

    二楼走廊视线通透,两旁都是门,莫颜有眼花的感觉。

    王承佑带她进了其中一间房。

    莫颜想,应该是客房吧。

    脚一踏入,就意识到那更应该是王承佑本人的房,除非他们家另有男孩儿。

    进门即书柜,不见书,只见林林种种的拼装乐高。书房与卧室只间隔半堵墙,一眼可见卧室居中停泊一艏海盗船,“甲板”上还挂着一张吊床。

    蓝色海浪地毯,红白相间救生圈靠枕,白色复古写字台,插着海盗旗的躺椅,“海盗船长”从小到大的照片挂了半面墙……

    戚!

    幼稚!

    一个卧床是海盗船的高三男生!

    王承佑像是窥到莫颜的内心,局促地逞强道:“我才没有那么幼稚!只是生活太忙,懒得换装修罢了。”

    莫颜没反驳。

    主要是因为这种情境、这种方式进入王承佑的房间,让她多少有些不自在。

    她避而不答地低下头。再说,体力不支的感觉,像狂风下的海浪一样,一次次冲袭着她。

    “哦,你快坐!我去帮你拿药。”

    王承佑飞快地环顾一圈:“你想坐哪里?沙发?躺椅?吊床?”

    莫颜目光落在了离她最近的写字台椅子上。

    王承佑连忙把椅子拉来开,好方便莫颜落座。

    见莫颜坐好,他提脚就往门外跑,跑到门口,忽然转回头:“那个……如果有人敲门,你就装作没听见好了。”

    莫颜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门轻轻关上。

    莫颜鼻塞到无法呼吸,只好张开嘴巴代替鼻子呼吸。

    嗓子干痛,眼皮沉重……庆幸的是,王承佑的卧室帮她庇护了寒风,提供了舒适的座椅。她将胳膊伏在椅子上,头枕在胳膊上,缓缓闭上眼睛。

    她需要好好歇一歇,积攒一下力气。她还要回家呢。虽然莫洁莲不像话,但王家渡却是她唯一能去的地方了。

    不一会儿,门开了。王承佑抱只家用医药箱走进来。

    “不知道你平时感冒吃哪种药?”

    回答他的,是沉沉的寂静。

    再看莫颜,趴在桌面上一动不动。

    王承佑一下子变了脸色,他将医用箱随便往地上一放,两三步就来到桌子旁。见莫颜闭着眼,实在忍不住,悄悄将手探到莫颜的鼻子下面。

    微微开启的嘴巴,一呼一吸的气流很平稳。

    王承佑捂着胸口,一边默默谢天谢地,一边鄙视自己刚才的第一念头居然是怕她死了。

    见莫颜只是在小憩,他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回到医用箱前,比对着感冒药的功效。看一眼说明书,看一眼莫颜……

    如是过了10分钟,见莫颜仍旧没有睡醒的迹象。忽然想到,这样睡觉,会不会很不舒服?

    “莫颜?躺平睡好不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