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臻园的家里,王承佑看到爸爸的车已经停在车库。

    这看在王承佑的眼睛里,就是非同寻常的信号了。

    须知,爸爸是一个勤勉的人,大事从不假手于人。集团下辖那么多子公司,光上市公司就有2家,每天,大事何其多。晚上八点前能见到他,就算好的。

    他一直微微的妒忌王者风。就是因为,为了王者风,爸爸十几年如一日,逢上单周周末必在家。除非是出差实在赶不回来。

    今天,见父亲撇下工作提早赶回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高兴,高兴自己在父亲眼里有分量。

    米芝一直神不守舍,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马上从屋内走了出来。走得太急,连披风也忘了披。迎面一阵寒气,吹得她不由抱紧双臂。

    可是寒流并没有阻挡她往外走的脚步。王承佑才打开车门,米芝就跑到了车门口。

    “你闯了什么祸?”

    米芝的声音充满了担心,望向儿子的眼睛里隐隐含着泪水。王承佑心情复杂地看妈妈一眼,吃不准她是担心他毁了在父亲中的形象,还是担心他本人。

    “你爸爸在书房等你,要你回家就去见他。”

    王承佑提起书包,从车上下来。

    “佑!”

    米芝在身后低低唤一声。

    王承佑只得停下大步流星的脚步。

    “不要嘴硬,好好跟爸爸道歉,他最终会原谅你的……”

    王承佑抬眼看二楼,爸爸书房的窗帘轻微晃动。他刚才一定站在窗帘内往外看吧。如果窗户打开一条缝儿,没准也能听个七七八八。

    王承佑咧嘴苦笑一下。为什么妈妈总不信任他呢。

    抬手要敲爸爸王宸的书房门时,房门开了,何秘书从里面走了出来。与他照面时微微低了一下头。

    “进来。”

    王承佑走了进去。

    “随便坐吧。”

    王承佑拣了离自己最近的沙发坐了下来。

    爸爸端着一杯泡好的茶,坐在了王承佑的对面。父子俩,隔着一张百年黄花梨木茶几。

    “爸爸,您想让我从哪里说起?”废话不多说,王承佑开门见山。

    “从你认为重要的地方开始吧。”王宸抿了一口茶。语气沉稳平缓。

    “我从中赚了214万。每次发完成绩请他们吃大餐,累计花掉8万3千2百块。

    这笔钱之前存在了我的一个同学名下,后来用他年满18岁的哥哥的名字,开了一个股票账户,分期买了国库券。

    到目前为止,国库卷的本金约198万,市值约236万。

    有10万本金,被我先后投入买了十支股票。亏盈起伏,目前市值约7万5千块。”

    王承佑一直看着父亲,他的眼神略迷茫,略低沉,讲述时的语速也比平常缓慢。现在的他,活脱脱就是一只迷途的羔羊,等待父亲大人裁判、救赎。

    王宸没有半点异样的情绪流露,他也毫不回避,直直看着王承佑。

    “因为您的无私供给,我本人并不缺钱。赚来的这笔钱将来拿来干什么,我也没有想好。我为什么在不缺钱的情况下这样做?说实话,连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我就是觉得,身体里有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