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纪主任躲在前面路拐角上。走,我带你走一条隐秘的路。”

    王承佑挤挤眼。

    早晨的阳光角度恰恰好,映得他眉眼生辉,连笑时露出的牙齿,都闪出白钻的光芒。晃得莫颜目光迷离,红红火火仿佛看到一副活色生香的水粉画。

    画里少年水润、饱满、明亮,笑得好有感染力。

    晃晃脑袋,成块的颜料色块分崩开裂,真实的王承佑正试图拉她的手。

    赶紧双手背到身后,莫颜一扭头:“才不要!”

    “你想,风纪主任多八婆啊,而你刚好又……”王承佑吞吞吐吐,眼神里写满暗示。

    而她刚好又风波缠身?

    就在莫颜迟疑的刹那,王承佑准确地抓住了她因松懈而露出的手。

    热量通过他温润干净的手掌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莫颜一边慌乱地想他们又不是初中生了,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好拉拉扯扯,一边匪夷所思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贪恋这寒风里的热度。

    “王承佑,虽然这样说显得忘恩负义,但是,你还是离我远些吧。”

    “何秘书说了什么?”

    “跟何秘书有什么关系?”

    “所以,嫌弃我的人,是你?”

    莫颜瞪大了眼睛,暗自后悔,早知道赖到何秘书身上了!那样连理由都省了。

    不行,得抓住对话的主动权:“是的,是我。不要问我为什么!有也不会告诉你!总之,你跟我,井水不犯河水得好!”

    王承佑眼睛里蒙上一层失落,笑容随之削减了几分。不笑的他,看上去目光深邃、神情忧郁:“行。你走吧。”

    3秒过去了。

    10秒过去了。

    莫颜仍旧站在他的对面,间距不过半米。

    渐渐的,莫颜挣红了脸:“你倒是松手啊。”

    王承佑傲娇地转过脸,不看莫颜,义正辞严道:“我为什么要松手?你都嫌弃我了,我为什么要对你合作?”

    “你!”

    莫颜又气又急,实在无路可走。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动口,朝他手上咬下去。

    “啊。”王承佑忍不住低低叫出声。

    戚!

    幼稚!

    仗着有几分蛮力就以为她无计可施了吗?

    莫颜拿自由的手背来回擦几次咬过人的嘴巴,甩着刚挣脱的被握红的手,脸上表情风云变幻,有慌乱、有羞赧、也有得意……当然,强装理直气壮是其中最明显的。

    咬人是挺失水准的,但,谁让他无赖在先?!

    趁王承佑还没有从被咬中反应过来,莫颜扒开绿化灌木丛,逃回到正路上。不顾周围同学惊讶的目光,昂首挺胸漫步向前。

    留下的王承佑,难以置信地看着手背上留着的那两排小牙印,如果看得仔细,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湿漉漉的口水渍……

    前方路拐弯处果然藏匿着一脸兴奋期待出其不意抓人的风纪主任,莫颜安安全全走了过去。

    受不了路人投来的复杂目光,莫颜踏进小径丛生的岔道,岔道尽头通向发现过一米长蛇的路。那条人烟罕至的路,近来快成莫颜的御用道路了。

    除了无所畏惧的英文教师詹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