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颜疲乏地手托额头,追问星辰道:“我好奇的是,你本来不是答应文先生盯王承佑的稍的吗?怎么又答应了王承佑妈妈?你怎么跟文先生交代呢?”

    先入为主,莫颜喊惯了汤文豪为“文先生”,即使知道他姓汤,也不惯改口。何况,汤文豪从未当面纠正过莫颜的叫法。工作室里,大家在非客户来访的时候,都喊他汤森。

    莫颜连‘汤森’也喊不出,总觉得有失敬意,索性免了称呼。好在他们俩在工作期间几乎没有交集。

    “傻了你,为不同的人盯梢同一个人,有冲突吗?”

    莫颜叹口气,她是脑子不够用了。满脑子都是填报志愿的事。填报志愿的事时效性很强,需要在含今天在内的三天里结束。她该听自己的,还是他的?

    “星辰,你觉得王承佑刚才说得有道理吗?”六神无主的莫颜,开口问星辰。

    星辰微微低下头:“我不说。要是他知道我背后乱说话,肯定得劈了我呀。”

    “你尽管说,我不会告密的。”

    “好,我觉得他说那些话,太自私。”

    听到“自私”两个字,莫颜面皮仿佛有电流通过。那是一种极度的共鸣。是的,她何尝不觉得他的提议太自私!

    星辰做思考状:“你可曾想过他为什么执意要你报这所,不入流的、三本级别的、民办高校?”星辰的每一个形容词,都像锤子一样敲打在莫颜脆弱的心上。

    莫颜无力地摇摇头。

    自从从王承佑口中听到这个志愿,她就只顾上排斥、反对,哪里还顾上想动机。也许,在内心深处,她就没想过王承佑会坑她吧。

    “我倒是替你想过了。他这么做,一定是因为他想让你去这座城;而他之所以想让你去这座城,十有**是因为他也会去这座城。

    这本来是很容易画圆的一个圈,可是,当你问他填报哪所大学时,他分明说的是,他还没有想好!

    这就奇怪了。

    综合一考虑,我认为他坚持让你去这所大学,很可能是因为在这所大学里,有他认识的什么人,可以照顾你。”

    莫颜别过脸,飞快过了一遍最近她与王承佑之间的关系。那种名不正言不顺却又真实存在的亲近感,其实令她也很精分。

    “我才不要人照顾!”莫颜嘟囔。

    “所以!我才觉得他自私!”星辰生气道,“经历风雨之后蜕变成长,是你的权利!他没有资格以爱的名义将你圈养在温室内。何况这个温室又是那么破烂!”

    听完星辰义愤填膺的愤慨,莫颜整个人犹如在火上烧。

    她决定了,听自己的!为自己负责!

    暗中下决定的莫颜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与星辰相对坐而无言也不觉尴尬。

    星辰高高坐在灶台上,放眼偷偷打量入怔般的莫颜。那样的娇俏容颜,于他自然不算什么,他比她好看不知多少倍。他的眼里,交替流露凉薄与温暖,直到莫颜下定决心般抬起头,他才猛然转过脸,假装一直看别处。

    “你不是号称被章哥囚1禁了吗?今天怎么有大把时间混在外面?”莫颜开始迂回逐客。

    “囚徒还有放风日呢。每周一、三、五、七日,我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莫颜翻了个白眼,这也叫囚1禁?她不再开口,只手指了指门口。

    星辰跳下灶台,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开门离开。

    因为是放榜日,在青枫工作室做实习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