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莫颜真正说出口的却是:“知道了。”

    莫洁莲像中了大奖,脸都放出光来。她就知道,她的女儿是个心善的小姑娘,不会揪着她的难堪得理不饶人。

    莫洁莲还要说话,被莫颜打断了:“妈妈,我累了。”

    “哦哦!你快去躺着歇歇吧。”

    关上自己卧室的门,莫颜环顾一圈。这仅有5平方米的面积,塞满了床、桌、书柜、立柜。进进出出,全靠一条半米宽的通道。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她的卧室还没有王承佑的卫生间大!

    不过,这些却是她的。朴实无华,却给她提供最真实的温暖与亲切。她对属于她的这一切,有种发自内心的敝帚自珍感。

    不得不说,莫颜是理性且干练的。

    她从不纵容自己深陷多愁善感中。也许是现实太严苛,根本没有给她惆怅的机会。换上居家绒衣裤,当即坐到书桌前,从卡福卡里掏出文史课本,准备复习!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

    死心了,反而也静心了。

    莫颜在书桌旁,一坐坐了两小时。要不是想着需要更换卫生巾,都不舍得起身。才打开卧室的门,莫洁莲就从她房间跑了出来。

    “饿了吗?想吃什么?”

    “就吃平时吃的吧。”

    片刻之后,莫颜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莫洁莲在哭。

    莫颜:“你怎么了?”

    “嘤嘤嘤,我好内疚啊。你在读高三,而我竟然一直给你吃速食。不是挂面,就是速冻水饺。我竟然因为一场摸不到婚姻门路的恋爱,忽略了你这么久!”

    莫颜靠在冰箱上,看滚水锅前,一手举着挂面,一手拎着水饺的莫洁莲嘤嘤哭泣。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也不想说什么安慰她。

    她终于发现,这半年来她是怎么当妈的了。

    眨了眨眼,让眼泪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莫颜刚要蹑手蹑脚潜回卧室,忽听莫洁莲“啪”地合上锅盖,熄灭火,将挂面一丢,饺子往冰箱里一塞,头一甩:“我们外面去吃顿好的去!”

    莫颜摇头。她才不要剑走极端。

    莫洁莲跑回自己卧室,左右手各拎一件大衣:“颜,你喜欢哪一件?”

    见莫颜不说话,她挑了一件浅驼色的呢料大衣,自说自话套在莫颜身上:“真好看!”

    帮莫颜将腰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就这样,连裤子都不用换。妈妈带你去好地方大吃一顿!”

    莫颜不说话,动手解妈妈系好的蝴蝶结。

    “不要脱。全新的,我还没有穿过,送给你了!”

    “我可不想走在路上或者吃个饭被人认出,指指点点,妄加议论。”

    “你担心这个啊?包在我身上!”

    莫颜一个迟疑间,就被莫洁莲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拿出卷发棒,不由分说帮莫颜卷起了头发,边卷边喋喋不休。

    无非是感叹莫颜的头发真好,又长又直,粗细正好,薄厚适中。

    莫颜的那句“我不去”生生被莫洁莲满脸的喜气与溺爱挡住,脱不了口。她想,外出就外出吧,吃就吃吧。掐指一算,她至少有一年没有在外面正儿八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