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陷阵作为亲卫拱卫着吕布,张辽的并州狼骑紧随其后,不到四千人的一支精骑迸发出来的战斗力足够让所有的军团震撼。

    卜贲异并没有死,但是他已经没有回头的胆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这次逃出升天,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踏入并州,那鬼神一般的男子,已经崩碎了他的一切。

    如果可以选择,这一辈子他都不愿意再和吕布发生冲突了,对方的强大是那种无可匹敌的强横,那种让人绝望的强势,单人破军的力量。

    “他们来了,快跑,快跑!”卜贲异无比的惊慌,除了逃跑他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恐惧已经支配了他的每一根神经,他要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吕布率领着狼骑冲的很快,同样和连率领着的中军也冲的很猛,然后双方在距离异部不足二十里的地方撞在了一起,双方都没有躲避的意思,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在吕布军和鲜卑撞在一起的瞬间,吕布的身上滑出一道金红色的光泽,“军团天赋,所向披靡!”

    随后砍杀掉一排敌人之后,吕布身上再次滑出第二层金色的光泽,而吕布略带冷漠的说道,“军团天赋,长城守望!”

    来自久远历史的祝福在这一刻展现了它所具有的力量,在大幅度的强化了吕布军防御的同时,更是坚定了他们守护中原的信念。

    瞬间吕布军在全面提升攻击冲锋速度的同时,又加强了防御,并州狼骑以绝强的姿态和单于本部撞在了一起,几乎是瞬间胜负就分了出来。

    在近乎无敌的吕布的率领之下。一击斩杀敌方先锋,随后又有陷阵撕开敌方大军,扯开对方的防御,并州狼骑在张辽的率领下紧随其后,扩大战绩。

    几乎瞬间。一条巨大的口子就被吕布在鲜卑军阵上撕了出来,然后吕布就像是怒龙出海一般,直插鲜卑大军中军本部,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斩断了王旗,然后陷阵直接撞上了鲜卑的单于禁卫。

    本身就强大无匹的陷阵在撞上还没有多少准备的单于禁卫。几乎瞬间就角逐出了胜负,然后下一刻还不等和连吼出救命,吕布的方天画戟就像杀小鸡一般将鲜卑新任单于和连碾成了齑粉。

    之后吕布带着绝强的气势率领着自己的本部在鲜卑军之中左冲右突,根本无可阻挡,不多时鲜卑和连本部就这么被吕布摧毁。残留下过万的尸体之后,崩溃四散。

    吕布站在战场之中,这一刻无比他感到无比疲累的同时更感觉到无比的舒爽,他内心之中最大的执念终于在这一刻缓缓地消除了。

    “走,往北走,去北方,重新到狼居胥山立下边界!”吕布杀散鲜卑之后傲然的说道,并州的边界可不是现在的九原。而是更为遥远的北方,那里有前辈立下的碑文!

    吕布完全不知道自己一招带走的家伙之中会有鲜卑的单于,不过也没有什么了。对于现在得吕布来说胡人不管是谁,杀了就杀了,而对于他非常重要的并州,也在这一场厮杀之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做完最后一件事,和刘备或者曹操交接之后我就能脱出这个泥潭了。蝉儿,我给你的诺言。也将兑现。】吕布驾马往北行进的时候,心下默默的想到。

    陈曦收到并州消息的时候直接震惊了。当然同时震惊的不仅仅是陈曦,还有刘备,关羽,张飞等人。

    “咳咳咳,诸位你们怎么看。”陈曦扯着嘴说道。

    “吕布单挑了鲜卑异部的三万大军,单人干掉近万,然后杀散其他人,随即率领陷阵和张辽本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