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下面又很热了。。。。。。又要被你弄坏了。。。。。。〃郭芙挺着身子说道。

    就在郭芙快达到巅feng的时候,李庭突然拔出了yang具,一转身就跨坐在程遥迦身上,拿开她的手就将黏满郭芙精华的yang具捅进了程遥迦yd内,光滑的膣道马上就接纳了这个不敲门就闯进来的机灵鬼。

    〃唔。。。。。。老公。。。。。。你好坏。。。。。。又进来了。。。。。。是不是很喜欢人家的p眼呀。。。。。。〃程遥迦搂着李庭的脖子媚笑道。

    〃真的好坏,挑逗人家,人家都快出水了,你还跑到别人的地盘去,〃郭芙扁着嘴巴,yd的空虚感让她十分的难受。

    李庭捅着程遥迦yd深处,让那滑嫩温暖的花心包着整个g头,嘴巴则马不停蹄地含住坚挺的茹房,使劲吮吸着,茹头被李庭吸得更加的坚挺,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处女花一样。

    〃老公。。。。。。谢谢你。。。。。。迦儿很舒服,〃程遥迦呢喃着就挺起身子紧紧抱住李庭,将自己的超级豪r紧贴在李庭胸膛上,说道,〃老公,被你gan真的很舒服,迦儿以前很纯洁的,今天一下子被你带坏了,现在都不想练武了,只希望天天被老公gan,gan死掉算咯。〃

    李庭继续c着程遥迦,半带正经地说道:〃我很喜欢和遥迦阿姨做,但是现在国难当头,我们不能一直沉湎男女之事中,拯救南宋才是重中之重,但是呢,现在赵显太昏庸了,让他做皇帝根本不可能改变南宋的命运,就算我们再努力也是无济于事,所以,〃李庭沉lin着,奋力一捅,就顶着花心,程遥迦爽得差点叫出声。

    〃所以在拯救襄yang危机的基础上,我们一定要开始为蒙古的下次进军做出彻底的防御措施,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换了国家的统治头子,也就是将赵显踢掉,换上一个新的皇帝,〃李庭邪邪一笑就摇动着p股,让yang具在羊肠小道地活动着。

    〃就让我们的老公做皇帝,那我们就是妃子了,〃郭芙附和道。

    程遥迦渗出香汗的脸上显出几分恐惧,谋朝篡位,这种事情她压根就没有想过,或者说根本不敢想,在如此封建的朝代里,谋朝篡位就是大逆不道之事,像程遥迦这种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去思考这种事情。她承受着李庭带给他的快感,看了李庭几眼,又看了郭芙几眼,看到的都是有点疯狂的表情,沉默许久,她忽然开怀一笑,说道:〃老公和芙儿说得非常的对,不从问题的源头出发,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既然赵氏昏庸无能,我们就让他们下台,将国号换成杨氏!〃

    〃迦儿说得很对,做为奖励,为夫让你高c,〃李庭嬉笑着就调整好位置,以最快的速度c着程遥迦。

    〃唔。。。。。。哎唷。。。。。。老公。。。。。。你轻点。。。。。。下面好麻。。。。。。〃程遥迦浪叫着。

    郭芙本来是快达到巅feng了的,可李庭拔出yang具后她一下子就跌进了低谷,她想找回这种快乐,可李庭的yang具正在c着程遥迦,她想要也得等一会儿了,看来现在她只能等到程遥迦高c了才可以得到那种充实的感觉了。

    程遥迦媚眼丝丝,香汗淋淋,一对豪r不断摩擦着李庭的胸膛,长发像喝醉酒一样胡luan飘散着,她忽然昂起了头,惊叫道:〃老公。。。。。。迦儿要丢了。。。。。。唔。。。。。。啊。。。。。。哎。。。。。。下面流出很浓很热的水了。。。。。。啊。。。。。。要死人了。。。。。。〃程遥迦无声地呐喊着,全身筋挛着,指甲都差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