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死亡,有人放弃,也有人依旧在追击,实在是王宝乐身上的灵源,其明亮的程度超出了火把的概念,就好像是一座燃烧的火山,方圆两千里内任何修士,都可瞬间察觉感应。

    距离远一些的也就罢了,可距离数百里范围内者,无不在感受到这灵源的刹那,为之心动,狂热起来,就算是明知或许不会有结果,可心中的贪婪以及那认为万一的可能,使得众人纷纷涌向传来灵源的方位。

    比如星河落日宗的其他弟子,此刻范围内的,也有七八十人,彼此虽分散开来,且在这月球秘境内,都是单独行动,可在这一瞬,他们目中闪动寒芒,向着一个位置,呼啸而去。

    除了星河落日宗,还有五世天族,显然不是所有的五世天族弟子,都知晓月球背面正在进行之事,毕竟五世天族内部是由众多家族组成,实际上彼此也有竞争与不合,所以此刻在这秘境内,寻找机缘,搜寻碎片的五世天族弟子,一样也有不少,眼下在察觉这灵源后,他们纷纷狂热,直奔那里。

    羽化先天宗,同样这般,除了这三方势力外,还有议员会的那些城主子嗣以及附属于议员会的一个个小势力之人,在这片两千里范围内,人数也有上百左右,哪怕分散,可与其他势力一样的选择,都冲向灵源所在的方向。

    其中身份尊贵者,如李秀,赫然在内,除他之外,还有两位,一个是乾天城城主的侄子,另一个则是永乐城城主的外甥。

    这二人,一向跋扈,当初也参与了缥缈果宴,如今到了这里,对于筑基志在必得,眼下察觉到了灵源,岂能放弃。

    就这样,各方势力汇聚,好似在以王宝乐为中心,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轰隆隆的转动,弥漫千里。

    而如今,身为这漩涡中心的王宝乐,正在丛林内呼啸前行,默默计算时间,他虽不在意生死之战,可毕竟不是嗜杀之人,所以若能不依靠斩杀,解决眼下的危机,那么这将是他的首选。

    原本他也是这么打算的,只要能找到机会挤出三天的空闲,他就可以去立刻筑基,只是想法虽好,但实际操作上,还是有些麻烦。

    就比如此刻,王宝乐在这疾驰中,双目一闪,右手蓦然抬起向身后一挥,灵力散出,更有电弧弥漫右手,一把抓住了呼啸而来的飞剑。

    这飞剑通体黑色,尤其是剑刃上还有异芒闪耀,似蕴含了剧毒,此刻被王宝乐用灵力阻隔的同时,更有电弧在这飞剑上游走,其右手没有半点迟疑,猛地一甩,顿时这飞剑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这一切行云流水,快速无比,刹那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就从丛林内传出,随之则是一道身影,于丛林内冲出,捂着胸口,急速倒退。

    可还没等退后多远,此人就身体一颤,全身浮现蓝色,砰的一声倒地,直接气绝身亡。

    从他的眉心,碎裂了一道缺口,灰色蚊子从其内直接飞出,消失在了王宝乐四周的丛林中。

    “又一个。”王宝乐面色阴冷,认出对方的衣着,知道是星河落日宗的弟子,这一路上,星河落日宗的弟子不算那黑衣少年,这已经是第七个了。

    他们一个个都身影诡异,藏匿的本事很强,且擅长偷袭,若非王宝乐有蚊子的视角,很难察觉的这么清晰具体。

    没有去看尸体,王宝乐正要继续向着深处前行,但很快目光一闪,身体骤然后退,几乎在他后退的刹那,从左右两侧顿时就有数十道术法之光,轰鸣而来,速度之快,直接就粉碎了四周的植被,将王宝乐之前所在之地,直接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