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里了。”

    指引金仙指了指前方,神色凝重起来,“杨道友,来矿区已是违规,我希望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要是真的做了什么,我救不得你,新月城也保证不了你的安全。”

    前方一片无垠旷野,地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矿洞,周围立着数百座符阵碉堡。

    没有人在矿洞里劳作,倒是碉堡不时闪出一道寒光,证明它们都还在运作之中,周舒一眼就能发现,这些碉堡的攻击性极强,齐射之下,就算是太乙大罗也绝难来去自如,金仙怕是难当其一击。

    “这个自然。”

    周舒微笑着点头,“我只是随意转几圈,不会让道友难做的,而且听了道友刚才的解释我才知道,就算我发现了明钻也没什么用,根本做不了明钻甲。”

    “呵呵,等道友出来了,我再好生款待道友。”

    金仙拱手一笑,很快不见踪影,当然周舒看得清楚,他只是进了一座隐藏着的碉堡,暗中窥测。

    五块仙玉也不是那么好赚的,矿区是百钻界的生存大计,要是周舒真做了什么,他吃不了还要兜着走。

    周舒没有急着进矿洞,而是在矿区中游走,饶有兴致。

    每处矿洞都不同,但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矿洞里的五行之气十分浓郁,和周舒想得一样,——明钻是隔绝五行之物,但此物必从五行中来。

    周舒对此颇有经验。

    他养过乌螭虫,也就是螭龙的前身。

    乌螭虫善食五行之气,能将四周的五行尽数纳入体内,然后排出奇异的灰色粉末,那粉末是乌螭虫无法吸收的杂质,它完全不属于五行,不受任何五行之力,和隔绝五行的明钻差不多,只是材质太差,不足以炼器,而乌螭虫变成螭龙后,五行轮转如意,根本不会吸收任何杂质,也就不会再生出灰色粉末。

    乌螭虫是玄黄界的奇虫,然而玄黄界里类似的奇虫还有一种,叫做陶龟。

    陶龟很早就在玄黄界上灭绝了,典籍只有极少的记载,陶龟善食五行之气,难得一见,世人偶得其壳,璀璨若彩陶,易碎而不可久存,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而这一句话也已经够了。

    走到一处矿洞前,周舒顿了一下,轻巧跃入,直往下坠去。

    与之同时,几丝魂念同时锁定在周舒身上,都是矿区的守护,那指引金仙也在其中。

    周舒神色淡然,一个分身倏然跃出,带着那几丝魂念在矿洞里四下游弋,料想那些人也分辨不出来区别,而自己则利用五行之力包裹身体,缓缓往下探去。

    第八感随之打开,仔细寻找着目标。

    没一会,就发现了一只奇异的生物,巴掌大小,形如蜗牛,伏在地底的一个洞里,似在冬眠,整个身体都缩在壳里,只露出一小截尾巴。

    “就是你了。”

    周舒精神一震,五行之力化作一只大手,急往小虫子抓去。

    眼见着就要抓到手,沉睡的小虫忽然一震,身上的壳迅速掉了下来。

    蜕壳后的小虫,只有寸许大小,身上许多小环如同蚯蚓,顶有双角,角下有目,灵动非常。

    丢下了壳,小虫倏然弹开,往远处遁去。

    虽是在极深的地底,但行动速度异常敏捷,而奇怪的是,前方不管是坚硬的金石,还是地下水泉亦或地底火脉,皆是一闪而过,完全不受任何阻碍。

    这等天生的五行遁术,竟比通透五行法则的周舒还要快上许多。

    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